? 幸运农场怎么算
社會責任
您的位置:首頁 > 社會責任
鄭堅江:醫療改革的實質就是供給側改革,放開大型醫療設備采購

        “堅持以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必須把改善供給側結構作為主攻方向,通過放寬準入、鼓勵創新,持續激發微觀主體活力,減少無效供給、擴大有效供給,更好適應和引導需求。這是一個化蛹成蝶的轉型升級過程,既充滿希望又伴隨陣痛,既非常緊迫又艱巨復雜。要勇往直前,堅決闖過這個關口。”


        在政府工作報告的這段表述下,記者看到全國人大代表、奧克斯集團董事長鄭堅江作了一個醒目的標注。


        為什么特別標注了這段話?鄭堅江告訴《華夏時報(公眾號:chinatimes)》記者:“這話說得特別到位。醫療改革的實質就是供給側改革。”


        “當前我國醫療衛生領域的主要矛盾,是人民群眾迅速增長的醫療服務需求與醫療衛生服務供給發展相對滯后之間的矛盾;而矛盾的主要方面在于醫療衛生服務供給機制不合理;‘看病難、看病貴’就是這一矛盾的主要表現形式。”他說。


        鄭堅江舉例說,北京一家醫院給出的價格為300元的專家號,被號販子炒成4500元。其癥結就在于優質醫療資源的嚴重短缺。與高端醫療供給不足形成強烈反差的,是低端供給的嚴重過剩。在城市大醫院一票難求的同時,許多基層醫院則因低效或無效供給門可羅雀。


        在鄭堅江看來,“這是因為醫療服務領域的供給總量、供給結構、供給質量、供給價格形成機制都存在嚴重的問題,是諸多供給側矛盾中最突出的領域之一。”


        知道癥結所在,卻又推進困難,醫療改革已成為供給側改革的“硬骨頭”。“所以更需要像總理所說的那樣,在醫療供給側改革中勇往直前。”鄭堅江說。


做好頂層設計,做到“公立“”民營“錯位發展


        長期關注醫療改革和民營醫院發展的鄭堅江給醫療改革開出了“藥方”。


        在頂層設計上,鄭堅江認為,必須增加醫療有效供給,改善供給結構,提高供給質量,降低供給價格。要達成這樣的目的,一方面,應該通過放松制度供給約束,解除要素供給抑制,讓設備、人才、土地、資金、技術、管理等要素能夠有序流入醫療服務領域,解決供給總量不足的問題;另一方面,建立健全市場規則和監管體系,形成優勝劣汰的正向淘汰機制,保障基本供給,促進新供給和優質供給形成,淘汰劣質醫療供給,解決供給結構問題。


        在路徑設置上,鄭堅江的看法是,要實行兩條線并行,讓民營醫院和公立醫院錯位競爭、差異化經營。讓公立醫院回歸公益的主線,確保“基本供給”。恢復公立醫院的公益性是醫療行業供給側改革的首要問題。我國正在推進的醫療改革重點在分級診療制度、打擊藥價虛高和號販子等具體問題上做了大量工作,但時至今日,醫生的合理收入來源、醫院的環境改善和醫療技術的更新、經費的來源都沒有解決,實踐證明,公立醫院走市場化道路難以繼續。而民營醫院本身就是市場經濟的產物,要讓它在正當的市場競爭中贏得“優質供給”的機會,滿足多樣化,提供高端醫療服務。在這個過程中要承認各方的利益,使得各方的利益訴求都能夠在機制范圍內博弈,最后探索出均衡點。


        “有人擔心這會形成矛盾對立,這是無稽之談。”鄭堅江說,公立醫院的公益性并非不盈利,民營醫院的市場化也絕非一味追求經濟效益。“明州醫院2015年交稅3600萬;2016年交稅3800萬,如果運營15年業務規模達到飽和,累計可交稅20億以上。我可以告訴大家,從創辦醫院到現在,我們從來沒拿進過一分錢,至今還在不斷投入。而且今后還會加大投入,不會從中分錢。做出品牌做出價值才是民營醫院的最大追求。”


真正發揮民營醫院的“藥引子”作用


        有了“藥方”,還需要“要引子”。


        “最好的‘藥引子’就是支持民營醫院的發展。中國家電業為什么有國際競爭力?我們的手機這些年為什么異軍突起?一定程度上就是把民營資本用好了。”鄭堅江認為,在推進醫療供給側的改革中,要充分發揮民營資本的牽引作用。


        政府工作報告給健康中國戰略實施設計的醫療改革藍圖是,全面啟動多種形式的醫療聯合體建設試點,三級公立醫院要全部參與并發揮引領作用,建立促進優質醫療資源上下貫通的考核和激勵機制,增強基層服務能力,方便群眾就近就醫。


        “按道理講這是民營資本的機遇,也是三級公立醫院的機遇,可以以充足的民間資本和靈活的運行機制為杠桿,更好的對接供給渠道,讓優質醫療資源向基層下沉。奧克斯這些年與一些名醫院名醫生進行了深入合作,效果特別好。最近又有兩家醫院先后開業”。鄭堅江說,但在實際操作中,有時候這種運作讓人心力交瘁。關鍵在于民營醫療的發展至今無法突破政策和行政阻礙的禁錮,特別是在大型醫用設備的采購上表現得尤為明顯。


        鄭堅江希望國務院正在制訂的醫療行政許可法規中,能充分考慮民營醫院在采購大型醫用設備中碰到的政策壁壘和限制的瓶頸,消除各類顯性或隱性門檻,做到“法無禁止即可入”。


        “你想想看,沒有先進設備沒有醫生專家,優質供給從何談起?”鄭堅江反問道。


        鄭堅江說,必須放開民營醫院采購大型設備的政策限制,必須通過機制改革解放人才要素。對醫院而言,設備和人才是供給側改革的兩把鑰匙,缺一不可。


        鄭堅江建議,在民營醫院購置大型設備資金到位的情況下,應批準給予配置許可證。要取消專家評審、人員資質等前期設置限定,事后可按規定要求嚴格監督,對未按規定辦理的可采取幫扶、處罰、直至停業整頓等措施。要取消或調整公立醫院與民營醫院在采購大型醫用設備上8:2的分配比例,實行“平等使用、公平競爭”的原則。

?
幸运农场分析软件